父亲所忘记的

父亲所忘记的’,是一篇短篇文章,却引起无数读者的共鸣,也成了谁都可以翻印的读物。前些年,那篇文章第一次刊登出来后,就像本文作者’雷米特’所说的:
‘在数百种杂志、家庭机关,和全国各地的报纸上刊出,同时也译成了很多种的外国文宇。我曾答应了数千的人,拿这篇文章在学校、教会,和讲台上宣读,以及不计其数的空中广播。

而使人感到惊奇的是,大学杂志采用,中学杂志也采用。有时候一篇短文,会有奇异的效果出现,而这一篇就是如此。’
===============================================

‘父亲所忘记的’

‘雷米特’著。

‘孩子,你静静听着:

我在你酣睡去的时候这样说,你的小手掌压在你头下,金色的头发给汗水黏贴在你额头,我悄悄地进来你的房里。那是几分钟前,我在书房看书的时候,突然一股强烈的悔意,激动了我的心,使我失去了抗御,使我感到自咎的来到你床沿。

孩子,这些是我所想到的事――我觉得我对你太苛刻了。你早晨穿衣上学的时候,你用毛巾轻轻擦了下脸,我就责备了你;由于你没有把鞋拭干净,我也责备了你;当我看到你把东西乱丢在地上时,我也大声责备你。

吃早餐的时候,我挑剔你的过错;说你这又不对,那又不是……你把臂肘搁在桌上 你在面包上敷的奶油太多。当你开始去游戏,而我去赶火车的时候,你转过身来,向我挥手说:’爹地,再见!’我又把眉皱了起来,说:’快回家去!’

午后,这一切的情形又再重新开始。我从外面回来,发现你跪在地上玩石子,你袜子上有许多破洞,我看到那些小朋友羞辱你,马上叫你跟我回来。买袜子要花钱;如果你自己花钱买的话,就会特别小心了!孩子,你想想,那种话竟由一个做父亲的口中说了出来!

你还记得吗?后来我在书房看报时,你畏怯地走了进来,眼里含着伤感的神情。当我抬头看到你时,又觉得你来扭扰我,而觉得很不耐烦。我恼怒的问你:’你想干什么?’

你没有说什么,突然跑过来,投进我的怀里,用手臂搂住我头颅,吻我……你那小手紧紧的搂着我,那是充满了孺慕的热情。这种孺慕的热情,是上帝栽种在你心里的,像一朵鲜丽的花朵,虽然是被人忽略了,可是不会枯萎。你吻了我后,就离开我,跑上楼去了。

孩子,你走后没有多久,我的报纸从手上滑了下来,突然一种可怕的痛苦和恐惧,袭击到我身上。那是习惯支配了我,整天责骂你,憎厌你;吹毛求疵的挑你的过错。难道这是我对你的一种奖励?孩子,不是爹地不爱你,不喜欢你,那是我对你期望太高了,我用了我现在自己的年纪来衡量你。

其实,你的品性中有很多优点,都是令人喜爱的,你幼小的心灵,就像晨曦中的一线曙光……

这些都由你突然返进来吻我、说晚安的真情上表现出来。孩子,在这静寂的夜晚,我悄然来到你房里,内疚不安的向你忏侮这是一个不懂事的父亲,一个可怜的父亲。

如果你没有睡去,我向你说出这些话,在你赤子的心里,也不会了解的。可是,明天我必需要做到的是,做一个真正的好父亲。你笑的时候、我也跟着笑,你痛苦的时候,我愿意陪同你一起承受这个痛苦。

当我有时沉不住气要责备你时,我会咬自己的舌头,把这话阻止下来。我会对自己不断的这样说:是的,他还只是一个幼小的孩子……他还是个小孩子。

我恐怕自己已把你看作一个成年人了。我现在看到你疲倦的酣睡在小床上,现在我明白过来了,你还是个小孩子。昨天,你还躺在你母亲的怀里,你把头脸依偎在她的肩上。是的,你还是个眷恋着慈母爱抚的小孩子,我对你的要求,实在太多了……太多了!

==================

在《人性的弱点》上看到这篇文章很好,值得一读,受用一生。

英文维基百科将关闭一天抗议反盗版法

据路透社报道,维基百科将关闭英文网站24小时以寻求支持其反对提议的美国反盗版立法。维基百科创始人吉米·威尔士(Jimmy Wales)称,这个法案威胁互联网的未来。

目前访问维基百科的英文站点( en.wikipedia.org ),上面会有黑色的提示,表明网站将于23小时后关闭,以抗议SOPA(反网络盗版法)议案和PIPA(知识产权保护法)议案。届时,访问者将只能看到有关有争议的《禁止网络盗版法案》(SOPA)和《保护知识产权法案》(PIPA)的信息,这个信息将敦促维基百科读者联系自己当地的国会议员投票反对这些法案。

除维基百科之外,其他一些较小的网站,例如Reddit和Cheezeburge也将参与行动。

Google和Facebook此前已经对这两项法案表示反对,他们认为,如果该议案成为正式的法律,它将让网络失去自由言论,损害互联网的健康。不过好莱坞电影公司和唱片公司对此表示支持。内容所有者认为,这一立法将能够保护知识产权以及就业。

美国众议院正在考虑SOPA法案,其目的是打击在线销售盗版的美国电影、音乐或者其它产品,强迫互联网公司阻止访问提供违反美国版权法的产品的外国网站。此外,这一法案还对广告网络和搜索引擎提出要求。支持者称,这个法案不会影响美国的网站。Google与Yahoo、Facebook、Twitter和eBay等其它互联网公司一起在主要报纸上发布广告敦促国会议员重新考虑他们的方法。

对于Google来说,2010年Google退出中国市场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因为,Google不想审查搜索结果。然而一旦SOPA法案通过,Google就必须主动删除或屏蔽含有盗版侵权链接的内容,即使搜索引擎本身不提供盗版内容,它还是要对此负责,这个问题将使搜索引擎、社交网站因为内容审查而疲于奔命,难以运营。

谷歌Doodle纪念万籁鸣、万古蟾112年诞辰

1月18日消息,今天是中国动画创始人万籁鸣、万古蟾的112周年诞辰,谷歌首页也特地更换了Doodle以表纪念。今天谷歌Doodle的主角是大家都很熟悉的齐天大圣孙悟空,然后依次是蟠桃、风火轮、如意金箍棒和袋子。当然,谷歌的这个Doodle,除了好看之外,还是动态形式的。只要点击蟠桃、风火轮、如意金箍棒和袋子,就会出现不同的动态效果,如蟠桃被吃掉、金箍棒飞来飞去等。

谷歌Doodle纪念万籁鸣、万古蟾112年诞辰
image-992

齐天大圣孙悟空,是我们从小耳熟能详的神话人物,而知名动画《大闹天宫》更是为无数网友开启了动画的神奇大门。但关于《大闹天宫》的制作者万籁鸣、万古蟾,网友们大都知之甚少。

关于万籁鸣、万古蟾

万籁鸣、万古蟾是中国动画创始人。听到万籁鸣、万古蟾的名字,你也许感到陌生,但说起《大闹天空》《铁扇公主》《渔童》《人参娃娃》《猪八戒吃西瓜》,你一定会心下莞尔,曾经那么久远的记忆,陡然间一触心头,那些可爱的角色和隽永的映画是当年幼小的你不释怀的“宝贝”,给你这个“宝贝”的人就是万籁鸣、万古蟾万氏兄弟。

万氏兄弟二人都是我国早期美术品的开拓者,而万古蟾还是剪纸影片的创造者。二十年代初,“万氏兄弟”在上海拍摄了我国最早的一批动画片。1941年,万氏兄弟完成亚洲首部、全球第四部长篇动画电影《铁扇公主》鼓舞抗战,引起巨大反响。

而《大闹天宫》同年因战事推迟逾十年,1959年由万籁鸣执导,1961年上映上集,1964年完成下集,因文革影响 1978 年才得以上映,同年获伦敦国际电影节杰出影片奖。《大闹天宫》作为中国动画片的经典影响了几代人,是中国动画史上的丰碑。

 

谷歌Doodle纪念Nicolas Steno374岁诞辰

1月11日消息,打开今天的谷歌搜索首页,各位网友一定会被花花绿绿的谷歌Doodle所吸引。今日的谷歌Doodle模拟了地层组成,Google几个字母被以剖面地层图所呈现出来。实际上,谷歌Doodle通过这样特殊的表现形式,是为了纪念“地层学之父”Nicolas Steno的374周年诞辰。(点击这里查看更多谷歌Doodle)

谷歌Doodle纪念Nicolas Steno374岁诞辰
image-988

谷歌纪念“地层学之父”Nicolas Steno的374周年诞辰Doodle

  大多数网友都不知道知名的Steno’s Law(史坦诺定律)到底是什么,对Steno’s Law(史坦诺定律)的定义者Nicolas Steno也知之甚少。点击这里查看更多关于Steno’s Law(史坦诺定律)的信息。

关于“地层学之父”Nicolas Steno

Nicolas Steno是丹麦地质学家,被尊称为“地质学之父”。Nicolas Steno原本是从医的,主要从事解剖学的研究。而在众多学者为化石的本质和成因争论不休之时,Nicolas Steno发表了极有创见性的重要研究成果。也由此逐渐转向了地质学的研究。

在地质学上,Nicolas Steno发现每个晶体的大小、形状和个数都不同,但晶面之间的夹角是固定不变的,也就是现在书上所讲的 Steno’s Law(史坦诺定律)或晶面角一致定律。此外还提出了迭加定律、连续性定律和水平性定律等三大地层学的重要理论,进一步为地层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我在中关村给不了你国贸的爱

转载文章。

 

我住在海淀区,这里满大街跑的是月薪上万的小程序员儿,还有痛骂计算机专业无美女的项目经理,他们大脑袋、厚眼镜、因熬夜而布满血丝的眼睛,因不见 阳光而 酷 似吸血鬼的脸,穿一个星期不洗的T-SHIRT,很有很有味道的,他们供楼不供车,他们翻开报纸只盯住北边的楼盘,倒不是因为关心奥运村,实在是想离公 司 近一些。我,衷心地喜欢着这个区。

 

有女友去国贸那边应聘工作回来,一脸幸福状地向我描述,地铁站里全是帅哥,地面上更是临风玉树站成了 森林,让她的小心 灵经受了一次美的洗礼,她晕乎 乎地回来了,对那些西装革履、散发名贵男用香水味道、气宇轩昂的白领男人们再三再四地概叹:“F4那算个啥,肚里没 货,只知卖相,看看人家,啊,那才叫自 信来源于知识,气质来源于财富……” 我打断她语无伦次的胡说八道,问她工作有戏没戏,她说,“凭我的英语水平,能没戏吗?!”

 

过几日,女友去上班。再过几日,女友辞职。我问为个啥,她说,她是属于海淀区的好市民,与朝阳区那个高级白领集居地格格不入。

 

“她 们化妆都太精致,显得我象个黄脸婆,她们中午在洗手间用的是外国带回来的化妆品,我用的是外国牌子国 内生产的东西,她们早餐吃意大利浓汤和甜 点,我吃的是小笼包子跟豆浆……”女友愤愤地数落着,“非穿职业装不可,我的那十来条仔裤算是没有用武之 地了,你看看我的可怜的脚,被高跟鞋折磨得都变形 了,封建社会摧残人也不过如此了吧。靠,就这样,她们还说我搭配得不对,灰衬衫不能跟紫色外套一 起穿!”

 

我说,“这有什么关系,这跟一份好工作有什么关系?你啊,也太注重技术层面的问题 了。” “我郁闷……”女友象迷路的孩子一样:“我还是在海淀这边找工作吧。在这儿如鱼得水,要多自在有多自在,加班也愿意,你知道吗,他们东边儿啊,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我立马制止了她的人身攻击:“别瞎说!都是首都人民,哪儿来的种族歧视啊?”

 

女 友几乎声泪俱下地声讨:“不是我啊,是她们等级观念严重啊。你看咱们这儿,上亿身家也穿着懒汉鞋去小馆儿吃京酱肉丝儿,谁也不怵谁,你 有钱那是你 的事儿,我有技术是我的骄傲,可是东边儿,什么都攀比,连丝袜的牌子都比,那天我戴了我奶奶给的玉镯儿,被她们笑话了个半死,什么老土 啊什么没品啊,好象 她们生下来就在钻石堆里长大的,如果我稍微有个行差踏错,那就要沾污了她们的小资阵营!”

 

我笑:“傻子,现在小资过时了,都兴BOBO了啦。”

 

“呸! 什么BOBO,以 为这个周末去怀柔爬山,下个周末去音乐堂,就又波西又布尔?上班的时候照样抢单,照样勾心斗角,照样背后传谣言,不过是改成 了用英语传!算了算 了,我不是那林子里的鸟儿,我还是安心在海淀做技术吧,加班累得贼死也比跟人打交道好啊,大家都埋头干自己手头的活儿,人际关系淡如 水,很舒服 的,我爱穿什么穿什么,只要活儿做得漂亮,老板照样给加薪,我是再也不去高尚区了。”

 

于是,一 场散漫悠游族向精致优雅族的伟大试探,便以失败告终。

 

现在,我的女友悠哉游哉地溜达在北四环路 上,在中关村的古怪雕塑前吃三块钱的冰淇淋蛋筒,周末时她在北大清华之间流窜,到处寻找新锐欧洲电影放映地。

 

有 时候去电影学院旁边的“NASA”或者民族学院旁的“火山”蹦迪,在一群孩子的青春狂野中,她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她穿着从学院路服装市 场三十块 钱买回的T-S,裹着她年轻的骄傲的身体。她素面朝天,在风里露着最真实最娇嫩的肌肤。她每次都在地铁站给盲眼歌手几块钱,她在过街天桥 上买D版DVD, 她爱看周星驰爱听王菲,她用公司名称抬头的信纸给妈妈写信说北京下雪了,她爱看樱桃小丸子却从不见人就讲“酱紫”,她除了黑白灰 三色还会穿红色碎花的厚毛 衣象冬天里最漂亮的一头熊……

 

她不过感恩节不过复活节不过万 圣节,在不是情人节的日子里收到玫瑰也很开心,平安夜十点半上床睡觉,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

 

她 会带着笔记本电脑去北理工南门的“雕刻时光”做程序,叫一壶薰衣草 茶渡过一个略带疲惫的下午,低声跟咖啡馆里打工的女生商量,“能不能把《加州旅馆》换成神秘园?我今天忘带耳机了……”她把三里屯留给都市里最糜 烂最空泛的眼神,把哈根达斯留给都市里没有味蕾却能言善道的巧舌,把不地道的红酒留给都 市里最不规范却感觉最好的手势。

 

同学聚会的时候 跟从前一样包饺子。还是最爱吃路口小馆子的羊肉门丁儿,一口气能吃六个。人大的食堂有一 道铁板牛柳最好吃,农大食堂的红烧鱼很地道,最喜欢的是语言学院的图书馆,可以端饮料进去喝的,最满意的是地质大学的操场,公司的足球赛都是在那 里进行……那郁郁的林荫道,金子一样的笑声啊,那青春 的乌发、如玉的容颜,几个流浪歌手,几个校园诗人……让我们堕入这个梦中永不醒来。

 

凌晨一点,中关村的“永和豆浆”店里,灯火通明,加班的IT们在这里吃宵夜,男孩子与办公室里他暗恋着 的女孩子一起,就着鲜肉馄饨和一小篮儿鸡柳, 说着公司里今天的笑话,他怜惜地看着她因睡眠不足稍欠血色的脸,看着她杂乱的浓密的眉,多想告诉她, 她长得很象自己南方家乡的小妹。那些深夜里的快餐店, 那些不曾丢掉美好幻想的人们……门外,星光暗淡,远处,是沉睡的楼群,而他爱的女孩,坐在对 面心满意足地吃着滚烫的馄饨……

 

中关村的男孩儿,不会告诉女孩子帕格尼尼的小提琴让他落泪,他会用鼠标画一张丑丑的大头鱼送给她,他会真心地夸奖女孩 子的红帽子真好看而不会指责帽子颜色与鞋不搭配。

 

中关村的男孩儿,懂得有关等待的故事。

 

公 司有很可爱的环境,因为老板的不打领带和总是不在家。她坐在前面他在后面,早晨的阳光淡淡地斜照在他俩的桌上,她的笔 架和他的显示器她的小熊杯子 和他的咖啡勺,他带着南方口音说今天堵车,她趁老板不在梳梳头,把小镜子竖在键盘上,一道刺眼的光晃到他那儿,他在后 面大呼小叫,说是妖女放出厉害武器 了。

 

每天早上闻着咖啡的味儿开始在键盘上敲打,象一 首诗里说的,大珠小珠落玉盘,他靠近她在屏幕上指点时,呀,他暗恋的女孩子,传来洗发水的清香,不是名贵的CD不是什么“夜间飞行”,那气息,象椰子和太 阳的混了。

 

是的是的,我们留恋纯真朴实的年代,我们希望看到生命如麦田,麦芒微微刺手,朴实的 芳香弥漫在大地上,能醉倒所有付出过汗水的人们,那金黄色的麦浪,会让一只狐狸想起遥远星球上的小王子……

 

我们不愿意让脚受到皮鞋的束缚、让脖子受到领带的束 缚、让心受到格调的束缚。

 

让 小资们去孜孜以求最精致最优雅的生活吧,让 他们劳累不堪地跟随着地铁书摊上的畅销指南书,一步一个脚印地上下求索高尚生活吧,让他们追随着《时 尚》去买时尚而非自己喜欢的衣服吧,让他们拧 着眉头吃西餐吧,让他们在音乐厅打盹、然后诉说他们被音乐感动得夜不能寐吧,让他们为看不懂的现代雕塑胡说八 道吧,让他们去盛赞德国的马桶法国的 餐具吧,让他们去描弧形最标准的眉毛吧……他们前天是布尔乔亚,昨天是波希米亚,今天是BOBO一族,明天是IF国际 自由人,后天是谁?他们自己 也不知道,因为指南书还没有出来呢。

原文地址:http://lusongsong.com/info/post/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