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照片是我的

近来政府加强对互联网的管理,即使你想开一个简单的个人博客,也要经过层层审批备案,很多人都在抱怨,羡慕在西方开办网站是如何如何的自由容易。但我告诉你,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最近外媒爆出一个新闻故事,一个人在散步时拍了一张照片,放到了自己的博客上,但后来发现很多网站使用了这张照片但并未获得他的授权,于是他向这些网站的主机服务商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投诉这个事情,结果导致了数十家网站当天就被关闭,详细经过请看下面此文的翻译。

在中国,只要你花一、两天时间把手续、备案都办好,余下的岁月你都会相安无事。所以,感谢上苍,我生在中国,我还可以继续偷盗别人的文章和图片,而且不会带来任何的麻烦和生命危险。

以下为编译内容:

这是一个关于2008年7月份我拍的一张照片的故事,以及为保护这张照片的版权而使自己落入困境的经过。

这张照片是我的
image-1354

这是从SabineSt.桥上观看休斯顿市中心的景象。一个晚上我来到那里,架起照相机就拍下了这张照片。按照习惯,我把这张照片贴到了博客上展示给大家。这没什么。我喜欢这张照片,我拍的是我喜爱的城市,我愿意分享给大家。

当然,分享照片会带来一些问题。我把它传到网上,那些喜欢它并想据为己用的人就能很快的得到它。对于这些人,你只需要使用谷歌图片搜索或其它现成的工具就能轻易追踪到他们。

我一时兴起,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看看是否有人未经允许使用了这张照片,结果让我大吃一惊。

这张照片是我的
image-1355

一页接着一页的搜索结果,每条结果都显现一个不同的网站在使用这张照片。

你可以想象,这让我不很开心,我感觉我的权益受到伤害。我决定向所有这些未经授权使用这张照片的网站的主机提供商发出一份正式的依据数字千年版权法的违法通知书,要求他们删除这张图片。

我记录下这些网站的网址,用NSLOOKUP获取他们的IP地址,然后使用ARIN找到这网站的主机的拥有者,向信息里提供的投诉邮件地址发送我的删除通知书。有些主机服务商提供了数字千年版权法的在线投诉表单,我就使用它。

对于大部分网站来说,这一招很灵。使用了这张照片的网站要么购买了许可证,要么直接删除了它。

在这个过程中,我很快了解到了各种主机服务商都是如何对此事作出反应的。例如,Facebook会在几个小时内删除这张照片。其它网站会通知他们侵权的用户,要求他们和我一起解决这个问题。

这最有趣的反应来自GoDaddy(注:世界上最大的主机服务提供商)的。如果你递交一份投诉到GoDaddy,当它他证实你的投诉是有法律依据的,它会完全的关闭这个网站,直到相关事情得到解决。

这导致了我和这些被关闭的网站的管理者们发生了一些有趣的交互。其中有一个是发生在不久前的几天里的,我真的应该向你们讲讲她。

使用我的图片的网站中有这样一个:

image-1356

一个专门提供Web营销、SEO、社交传媒和Web设计方面咨询服务机构。这是一种很常见的公司。

这个网站的主机提供商恰好就是GoDaddy,我发去了版权侵权通知,就在当天,这个网站就被GoDaddy给关闭了。

然而此后,事情却变得匪夷所思。我受到了那些自称有权盗用我的图片的人的怒骂和攻击,而上面说到的这一位是其中的典范。故事有点长,但如果你曾经也是这种盗版的受害者,花点时间读一下是值得的。

事实证明这个网站的拥有人是一个叫做CandiceSchwager的女人。不仅仅是这个网站,她还拥有其它的好几个网站(其中一些也使用了我的照片),其中有个博客网站叫做CHICKS&POLITICS(孩子和政治),看上去它是为一个叫做LouisGuthrie的人竞选镇长做宣传的,并附带着肆意攻击现任镇长。

使事情变得有趣的是,她的这些网站中有一些是致力于改善和援助特殊需求儿童的。当我发出投诉时并不知道这些事情,而这一情况后来终于反过来咬了我一口。

 

也算她倒霉,她的所有网站都相互关联,在我提交了投诉后,GoDaddy采取的动作导致了她所有的14个网站全部被关闭。

当然,我不知道这些情况。我向如此多的网站发送了版权删除通知,我的操作就像一个饼干装配线,完全没有靠近观察过它们。可是,一份出现在我的邮箱里邮件,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一个通知,告诉我有人在我的Flickr帐号里留言了。留言来自CandiceShwagger.

 

当你知道你正在剥夺残疾孩子们免费合法获得帮助的自由、往一个好男人的政治仕途上丢下绊脚石、切断一个身有残疾并没有从你的照片挣一分钱的母亲的喉咙时,我希望你还能够睡得安稳。

哦,这不得不让我重新思考一下。我当然不想在保护我的知识产权的同时还给别人造成苦难。我给GoDaddy发了一份邮件要求他们恢复她的帐号。我不追究此事。

在等待GoDaddy的回复的时候,这个女人再次联系到我。

我没有盗用。我要为我的权益抗争。我是个爱较劲的人,尽管我理解你保护你的作品的心情。我无法向你表示我多么的歉意。两年年来我无偿的为孩子们的利益抗争。我从来没有盗取过别人的东西。我知道你并不了解这些。我真的真的很泄气。

她谈论起了她正在进行的关心特殊需求儿童的运动。

几分钟后,我收到了来自她的另外一份邮件。里面有张相片,她声称是她自己的孩子,一个早产儿,带着呼吸器。

我无法向你展示我的那些服务对象的孩子的照片,这是我的孩子,出生时只有1磅重。我想向你出示位于德克萨斯的公司的执照,你可以来找我,特殊需求儿童代理公司,我是总经理。

请向GoDaddy表明你的认可,让他们激活我的帐号,我会删除照片,并为给你带来的麻烦支付赔偿。

此时,我感觉我的行事太鲁莽了。我不禁想起了动画片《辛普森一家》里的HelenLovejoy,她疯狂的哭喊着”没有人为孩子们想想吗?“

我做了一些挖据,发现了她的Twitter帐号(现在已经禁止外人访问了),里面她的留言说,关闭她的网站是现任镇长阴谋策划的,不会是其他人。

这天晚些时候,她发来了另外一份信:

我的公司业务参与了和残疾儿童有关的非盈利性活动。是一项6万美元的给残疾儿童的免费服务。我的socialmediasite网站不挣一分钱。它是用来做艺术展示和运用我的知识的。你让我很受惊吓。对于非盈利性质的网站应该比对那些盈利机构的要求宽松一些才公平。我可以向你证明,这个网站最初的目的是向孩子们提供Minecraft玩具的,但我没有从任何人那里挣一分钱。这个网站运行数月什么收获都没有。你让我在金钱上遭受损失,我正处在一场选举活动中。我会删除那个照片,但我希望我的网站能马上恢复。如果此事使选举受影响,我会控告你。我怀疑这是一个政治阴谋。但我不确信你能从中受益。我咨询过知识产权律师,我自己也读过相关法律。我没有侵犯你的版权。但我会马上删除掉它。现在让网站恢复运行我才能这样做!拜托!

她在考验我的耐心。她反反复复的说要赔偿我的损失,威胁要投诉我,高举着”救救孩子“的大旗,让我晕头转向。我已经告诉GoDaddy去恢复她的网站,这样她可以删除图片。但现在她却想推翻非法使用我的照片的事实,还把我描绘成某种孩子憎恨者。老天!

我最终联系上了GoDaddy,通知他们恢复了她的网站。我发了封邮件通知她,并要求她删除我的图片。

此时你可能以为事情圆满结束了,但你错了。

她的另一封邮件:

你真是一堆烂狗屎,你自己知道。我现在删了这张图片,你自己留着吧。我会找到这张图片的真正主人的。

我觉得应该对此视而不见,希望事情慢慢的过去,但很快,又一份邮件从这位威胁者那里发了过来:

现在问题解决了,你要回了”你“那宝贵的图片,不要再打搅我。你浪费了我大量的挣钱时间,我会控告你。网站能恢复过来你应该感到幸运,因为在通常,当有高度残疾需要帮助客户的电话打进来时,这潜在的都涉及到时间/精力/可预估的费用。如果这件事情上你没有做正确,你会伤害到大量的人,但最可怜的是一个智力只有四岁的需要帮助的缺陷女孩。请不要再在Twitter或Facebook或其它地方骚扰我和跟踪我。我跟你了结了,你好自为之。不要让你的律师恶心我。你跟镇长是一伙的。

又一次,我决定容忍。但出于好奇,我决定去看看他的CHICKS & POLITICS博客网站,看看网站恢复了没有,看看她会不会还说些什么。很显然,她又说了。在一篇名为令人作呕的现任镇长的故事,呸呸,以及Atty4kids网站愉快的结局的博客里,她用了很大的篇幅来说我是一个休斯顿Chronicle公司的雇员,和现任镇长合谋破坏她的慈善事业,破坏竞争对手的竞选宣传。她现在已经修改了那篇文章,删除了我的名字,修改后的文章以匿名的形式把我变成了一个更加可恨的人.

我不认为这是偶然事件。即使我相信,在这个无耻的、令人作呕的故事中的数次的”偶然“也会让我确信,现任镇长/或Alan Bernstein,以及他们在Chronicle的同僚合谋了让这个做客服的家伙/技术员,Jay Lee(恶心),违心的控告我侵犯版权,并使用它的技术查找到了我所有其它的网站,这样镇长就能把它们全部关闭。

她不停用最有创意的方式的中伤我,诋毁我的人格。

最初一个非常单纯的想保护我的知识产权的做法,结果把我推进了一个从未遇到过的最疯狂的咒骂的泥潭。我想,对于像这个女人这样的人的存在,以及她们的所作所为,我不会感到吃惊,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当她的误解产生的所有的冲击力直接向我扑过来时,我被吓住了。

为正视听,我不是现任镇长的憎恶小孩的同党,我也不认识他的政治对手。我跟现任镇长一点瓜葛都没有。但经过这次交涉,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会把票投给谁了。

[本文原文链接]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